清晨里

⃠勿关!!! ⃠



【清晨里】=『庆尘李』


啵啵❤️


一声团 一生团💛


「 十年那么长
能陪伴到最后的🍀
谁都了不起 」







昊磊!昊磊!昊磊!

快合作!!!





魏白_(|3」∠)__

不逆不逆不逆
不拆不拆不拆

(╯°□°)╯︵ ┻━┻




突然迷上廷新!!!∑(゚Д゚ノ)ノ


博肖挺有意思《゚Д゚》

自我营救

读着读着就哭了……

我相信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那件事而发生变质

但这样有团魂有泪点的文章真是很久不见了啊……






















他们很好

整整齐齐。

啵叽:

【团向】


【敏感话题慎】


私ヘ设ヘ如ヘ山ヘ


改动较大,现在我是一个坚定的四叶草。
——————————————————————
     


         工作室的微博已经发出去了。
      
        看着它真真切切的出现在首页上,我又一次觉得它字字刺眼。


         这里的冬天虽然阴冷,但也很少像今天这样下一整天雨。我盯着噼里啪啦砸在窗户上的雨点,它们先汇成了一条断断续续的细线,再哆嗦着聚成一团,随后消失在窗框中。
       
     我擦掉脸上的水,起身去关窗户。


      
     手指搭在关机键上,已经暗掉的屏幕映出了我倦怠的脸。突然我的影子消失了,“Karry”几个字在屏幕上跳跃,而开了静音的手机只是不停闪烁着。
 


        ‘‘你…’’王俊凯的声音是出乎我意料的平静,‘‘怎么会这么做?’’我能听出他在压抑自己。
        
        为什么不能说出来?
     
        为什么不质问我?
   
        你在害怕什么?
   
       你在顾虑什么?
      


      莫名的黑色情绪,在听到他小心翼翼的语气那瞬间凶猛的爆发出来。


        ‘‘什么干什么?’’


        ‘‘你起诉了粉丝?’’王俊凯听起来像是真的疑惑,‘‘而且是千玺的粉丝?’’


    
       我突然想起新总管的脸和好多张网页。
    
      ‘‘你知道这样网上又会怎么说吗?王源儿这不太像你会做的…’’听到这儿化音我差点咬了舌头。
    


       ‘‘就算我不这样做,我们也总被队友的粉丝指指点点,那些人压根儿就没对我们说过什么好话!’’
 


     ‘‘王源儿,’’我听到了另一个声音,我不得不紧紧攥住手机。接着这个低沉的声音说,‘‘我们没有怪你告我粉丝的意思,你不要哭。’’
  
        猛然发觉的咸涩液体流入口中已是冰凉,仿佛三年前挨过的委屈又席卷而来。


     ‘‘千玺,’’我捂住眼睛,‘‘千玺啊…’’你千万不能这么善良。
  
      ‘‘你为什么不怪我?万一我是要踩你上位呢?’’


      ‘‘王源儿……’’


       我当机立断挂了电话关了机。
    


   


     这不是我第一次一个人住在公司的宿舍,却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无边无际的孤独。


    
      缓缓的挪到衣柜旁边,我拉开柜门,爬了进去。但这一次,没有人会来找我了。


     半梦半醒间,我看见两个一晃一晃的苹果辫,再猛一眨眼,却掉进一片粘稠的黑暗。
  
     我把脸埋进衣服里。
   
     这里的空气实在是湿冷,你看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潮的。
  
 


        那通不尴不尬的电话以后我们仨依旧天南海北的跑通告,恨不得一天再多变出72个小时,这也给微信群的沉寂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我们默契的都没有打破这种沉默。


     明天就要飞挪威,公司大发慈悲的给了半天假,让我回去收拾行李,休息一下。
     
        我慢悠悠的翻找着内衣,突然想起好几年前的台湾行。王俊凯气急败坏的声音和千玺压抑不住的笑声清穿过层层叠叠的时间清晰的在耳旁重现。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这两年自己一个人经历过那么多都是自己做的一场梦,而一睁眼就能看王俊凯半睁着眼睛睡觉,千玺抱着kuma缩成一团。清醒后我们三个抢厕所抢衣服,边刷牙边想着今天要去哪个城市唱‘‘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突然就没有了继续收拾的想法,我索性往行李箱上一躺开始刷微博。


       微信新消息提示响的时候我刚刚加载出一张千玺的高清路透图。


王俊凯:别忘了身份证和护照,相机的储存卡都带着。
千玺:多拍几张极光
 
     


      我打开我们仨的微信群,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几周之前。我在打字框里写写删删,最后还是一股脑删掉了。


     


     突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我脑中一闪而过。


    我从地上一跃而起滚上床,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兴奋的想狼嚎一声。


       早上四点多我揪着两个大行李箱钻进了保姆车,睡得毫无形象的史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在一堆行李里翻出一个温热的玻璃瓶塞给我。


     ‘‘昨天晚上千玺嘱咐我给你冲茶…他说你昨晚上肯定是要熬夜吃鸡的…’’


        有点尴尬的笑笑握住了玻璃杯,我确实是没怎么睡。


  坐上飞机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
    
眼见史强又要睡过去,我赶紧戳醒了他。
  ‘‘强哥强哥,求你件事儿。’’
‘‘求我把你扔回歌乐山?’’
‘‘…怼老板扣工资。’’
‘‘不帮。’’
‘‘强~哥~哥~昂~’’
‘‘……我帮帮帮帮!快说吧!’’
‘‘嘿嘿嘿我在挪威不是要直播滑雪吗,我打算…’’


    我摘下护目镜,从工作人员手中拿回还在直播的手机。


      史强在旁边突然咋咋呼呼起来,把大部分人都引了过去。我赶紧钻进了一间堆放滑雪器具的屋子。


——‘‘源源被关小黑屋了??’’
——‘‘看不见人脸了’’
——‘‘我源被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一条条弹幕让我的兴奋有点儿冷却。


我这么说了她们会怎么想?
就算我这么说了她们会信吗?
她们会怎么解读我的话呢?
工作室怎么办?
公司怎么办?
……他们怎么办?


——’‘儿子怎么不说话?’’
——‘‘源儿哥醒醒!!’’
——‘‘别是冻傻了…’’
——‘‘啊啊啊啊啊啊源源我爱你’’


      我定了定神,把手机架在前面。
‘‘嗨,我是王源,我们来聊聊天吧。’’
      突然弹幕就像被快进了一样,晃得我有点晕。
    
     ‘‘前一段时间微博上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是谢谢大家的信任和坚持,已经结束了。’’


——‘‘呵呵说我源整容简直就是智障’’
——‘‘也不知道是谁蓄意挑事’’
——‘‘????’’
——“源源不哭!!”
——“那谁谁家的粉丝活该被告,真真饭随爱豆”


          我没敢看接下来的弹幕,但我还决定说下去。


“其实有些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先要道个歉,给那些相信我实力的粉丝们”


“工作室确实是想用这次整容事件增加我的曝光度,而身为当事人我虽然认为不妥,但也没有制止。但今后我会更多的用音乐来证明自己…”


“还有起诉二位网友的事。”


“在决定起诉之前我纠结了很久,正式起诉后我也辗转反侧了好几个晚上。”


“我在想…我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的初心还剩下多少?”


弹幕好像静止了,曾经狂热的现在都安安静静的听我念白。


“曾经,”
不知从何说起我的惶恐和愤怒,


“曾经有人说,我们要站在大的不得了的舞台上,开盛大的演唱会,我们要成为了不起的全能艺人,拿奖拿到手软,不会再有人瞧不起我们。”


“如今这些愿望都实现了,”
“但本该一起实现这些愿望的人却不见了”


“我知道我起诉的是谁的粉丝,我也知道为什么会有‘王源整容’整件事,更知道我做出起诉后会有什么影响。”


“但我不后悔”


“因为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
在我们除了彼此还一无所有,只能紧紧相依的时候


“看到网上那么多让我们解散的话,都会很在意很难过”


“我们发誓,要快点强大起来,让这种声音彻底消失。”


“但是当我们熬过那段日子,收获越来越多的赞美和肯定,却发现有外力把我们越拉越远了。”


——“TFBOYS三人同行”
——“TFBOYS三人同行”
——“TFBOYS三人同行”
——“TFBOYS三人同行”
……


我庆幸自己整个人都缩在黑暗里。


“你们都说TFBoys里王源是最通透的内个,可是他总有一些事情看不开”
 
“他做不到对那些解散的声音视而不见”


“总是忍不住担心他所珍视的感情会掺进猜忌和顾虑”


“他想把这份情感的真挚拿出来给全世界看”


屋外的声音越来越嘈杂,我知道我必须尽快结束了,但我看着屏幕上飞速而整齐的弹幕,贪婪而迷恋。就像我对那片橙海目不交睫的渴望。


刷屏突然就停止了,最后两条弹幕直直撞进我的眼睛。


TFBOYS—王俊凯: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了永远的好朋友
TFBOYS—易烊千玺: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是永远的好朋友


我知道我需要说点儿什么,但心脏一攥一攥的酸涩,让我张不开口。只能看着屏幕里自己一点一点红了眼眶。


 

评论
热度(47)
  1. 清晨里啵叽 转载了此文字
    读着读着就哭了…… 我相信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那件事而发生变质 但这样有团魂有泪点的文章真是很久不见了...

© 清晨里 | Powered by LOFTER